• <em id="50cum"><acronym id="50cum"><u id="50cum"></u></acronym></em>

    <tbody id="50cum"><track id="50cum"></track></tbody>
  • <button id="50cum"></button>
    <em id="50cum"></em>
  • 瑞彩祥云瑞彩祥云官网瑞彩祥云网址瑞彩祥云注册瑞彩祥云app瑞彩祥云平台瑞彩祥云邀请码瑞彩祥云网登录瑞彩祥云开户瑞彩祥云手机版瑞彩祥云app下载瑞彩祥云ios瑞彩祥云可靠吗
    水大魚大 水渾魚雜——讀吳曉波新書
    2019-06-19 全球品牌網  周其仁

    請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今天就是圍繞這本書,聽曉波演講。要我發言,就講幾句閱讀的感受。這是一本好書。最讓人欣賞之處,是作所展示的那種觀察與解析能力,對近十年中國市場與企業波瀾壯闊的變遷,作出全景式精彩記錄。題材重大,話題嚴肅,不過讀著讀著,有幾處能讓你笑出聲來。咱們不妨一起來體驗一例。

    好書讓你笑出聲

    第41頁寫吉利收購沃爾沃。聽這一段,“李書福總能把出人意料的歡樂帶到談判桌上。一次與工會談判,現場氣氛很緊張,工會代表問李書福,你能不能用三個字形容你為什么比其他競爭者更好?與會的福特高層為李書福解圍:這怎么可能?做不到。”“‘我可以。’李書福雙手一攤,用蹩腳的英語大聲說,‘I love you’(我愛你!)工會代表笑顏陡開,氣氛頓時緩解。”如此場景,讀一遍就像刻下了一樣,不用記也忘不了。

    當然吉利不是靠李書福的這三個英文字,才收下體量、聲名遠大過自己多少倍的沃爾沃。美國金融危機帶來的公司嚴重虧損,是基本面。但當時參與競購的,還有他國對手。為什么最后如了李書福之愿?曉波在書里的夾敘夾議,可圈可:沃爾沃作為全球汽車高端品牌,在美國、歐洲和日本市場都有很好布局,唯獨在中國市場只占6%。形勢比人強,歐美日市場受金融危機拖累一蹶不振,中國汽車市場又正在發力,沃爾沃給吉利,首先相中的應該就是中國市場這片“大水”。李書福和他的吉利,魚不大,但在中國之水里活力四射。看來注定要寫進世界汽車史的這檔購并案,當時的相關各方都相信“水大終究魚大”。

    “水大魚大”有來歷

    如曉波剛才演講時所說,“水大魚大”這四個字,是今年4月在杭州時我對他說的。當時他出題,限用一個詞概括2008年以來的中國市場與企業。好難的題目。不過天下難題,常常內在就包含著答案,我不過搶先說出來而已。本來后面還有幾句話,沒來得及講,會就散了。今天我要補充交代一下,“水大魚大”是我用中國話說的,但作為一個推理邏輯——市場大就有機會出大企業——可不是我的發現。誰人的發現?羅納德·科斯。

    1937年,科斯在他那篇討論企業性質的論文里,引用過他老師的一個比喻,說市場就像海洋,而企業就是海洋當中大大小小的島嶼。這里面的經濟學問題,是市場本身就可以平衡供求,那為什么還存在大大小小的企業?科斯的答案現在大家都知道,市場有交易費用,而企業正是可能節約交易費用的一種組織。再推一步,如果市場非常大,交易費用也一定巨大,那能夠節約巨量交易費用的組織,還不是巨型企業嗎?是一等一的經濟學思維。不過那個比喻卻不夠好,企業是人的組織,是有機體,不是島嶼那樣硬梆梆的物理存在。于是我斗膽改了一改,水大魚大。

    水大不假水渾亦真大水大魚十年激蕩,曉波給出淋漓盡致的演繹。讀畢全書,我的感受是水大不假,魚大精彩,可我們這潭轉型之水,從某個角度看,也真夠渾的。回頭數,“非正常傷亡”的企業和企業家,偏多到令人扼腕。翻開本書第一章,“2008 不確定的開始”,只幾頁就跳出一個黃光裕的故事。他是國美的老板,當時開了1300家門店,有30萬員工,年銷售額500億。是年10月,黃光裕位列胡潤財富榜第一名,不料到11月就“出事”了。本來水中之魚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很常態。但黃老板犯的事,既不是銷售業績坍方下跌,不是債務杠杠過高,也不是經營不善、團隊內訌,而是刑事罪——操縱股市腐敗官員。一個做電器大賣場生意的企業家,行賄國家公安部部長助理、最高法院副院長,在超級保護傘下操縱股市。

    水渾魚必雜。你看黃光裕,當然是一個很有本事的老板,他要是對市場沒感覺,或者有了感覺也不敢搏、或者敢搏也沒有組織能力,怎么做得成1300家門店、500億銷售?不過橫看豎看,黃先生還具備超出企業家膽略和才能以外的“膽略和才能”,而恰恰是那些超企業家的能力,成了他日后的命門。

    水渾魚雜,究竟誰是因,誰為果,不容易辨清楚。出事的魚可以怪水太渾,不適應怎么生存。可是水渾成這等模樣,膽大妄為之“魚”,怕也是有“貢獻”的吧?十八大反腐加力,我聽到的一句經驗之談是,“最危險的一句話就是‘大家都是這樣的’”。中國的市場之水,連同建立于其上的文化、體制和輿情,不是一成不變,而是流動著、變遷著。一個時間、一個場景下“大家都是這樣的”,甚至以此為榮、以此為傲,過一段時間、翻一篇場景,就是過氣的、丑陋的、甚至有罪的。法不責眾固然是一種狀況,但時過境遷,還玩那些曾經得手一時的招數,危險就大了。

    一路看下來,激蕩年代留給企業界的那些個教訓,我以為是本書的一項貢獻。讀到第10章,“2017 新中產時代到來”,讓我們看到中國市場一面是水更大、潮更急,結果大魚盡出、英雄四起;另一面,又怪又雜的現象也遠沒有絕跡。其中一款戲碼的主角賈躍亭,兩年前還在場面宏大、鎂光燈聚焦的“為夢想窒息”招牌下激情演出,現在卻讓他的供貨商和其他債權人在樂視大廈門口,討債不得而憤怒不已。賈先生自己呢?“有網民戲稱他終于闖過了人生最大難關——中國海關”,躲在大洋彼岸聲稱“對樂視的員工、用戶、客戶和投資人盡責到底”。別的留給時間去審判,這副“老賴”之相,不要說根本不能與當年同樣遭遇債務危機的史玉柱之大將風度相提并論,連上文提到十年前出事的黃光裕,也大不可比。黃光裕至少沒坑過那些小債權人吧!

    希望降低犧牲率

    所以,千萬不要以為,中國經濟取得的巨大進步,就等于一切方面每時每刻都在進步。激蕩的大國現代化進程,在整體進步當中,包括固守舊則,也包括花樣翻新、實質未變,還可能包括某些回光返照、借尸還魂。這些年觀察中國經濟,讓人蠻糾結的一個現象,就是低頭細看,永遠是問題成堆;過五年十年回頭一看,中國進步驚人。所以,行家之見,年度預測防看高,五年十年防看低。個中之迷,怎么破解?我看有一條,那就是咱們中國就靠人多,倒了一批沖上去一批,再倒一批,再沖一批,跟戰爭年代差不多。微觀上企業一批批倒,宏觀上加出一個全球經濟第二大。抽象說一句,就是高犧牲率換得高增長率。現在有個時髦詞叫迭代更新,中國經濟在激蕩中快速迭代。

    看未來,大家都有愿望和理想。我的愿望,能不能犧牲率降低一點,特別是企業和企業家的非正常死亡率,多降低一點。我們國家歷史上小農經濟當道,把人組織起來從事大規模的現代化經濟,非常不容易。任何組織、管理能力,都是中國現代化的稀缺資源,“省下的,就是掙下的”。那要靠環境改造與企業家個人修煉,也就是水和魚,兩方面一起來努力。

    這是我讀這本書的一點感受。謝謝吳曉波先生,也謝謝各位。

    查看 周其仁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網項目庫
    ·擁有獨立商鋪,免費發布項目!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關注創業,關注項目,每日精選各領域有趣文章。(微信掃描如上二維碼,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瑞彩祥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