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50cum"><acronym id="50cum"><u id="50cum"></u></acronym></em>

    <tbody id="50cum"><track id="50cum"></track></tbody>
  • <button id="50cum"></button>
    <em id="50cum"></em>
  • 瑞彩祥云瑞彩祥云官网瑞彩祥云网址瑞彩祥云注册瑞彩祥云app瑞彩祥云平台瑞彩祥云邀请码瑞彩祥云网登录瑞彩祥云开户瑞彩祥云手机版瑞彩祥云app下载瑞彩祥云ios瑞彩祥云可靠吗
    忘掉過去,重新創業
    2019-04-20 全球品牌網  傅盛

    請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真正奮斗之艱苦,沒有真正經歷過創業的人,是難以想象的。

    今天這個時間很有意思。

    正好趕在雙十一之前、美國新任總統當選之后,這么一個特殊的日子,我們選擇成立了獵豹。當然,我們成立獵豹時,還沒有雙十一。

    這個世界變化很快。

    六年前,獵豹成立,我沒有想到公司會變得這么大、會有兩千多人。未來六年,我也想象不到會發生什么。

    但,總有人不斷告訴我,公司比你以為的還要大。今天不僅有北京同事、臺北同事,還有法國同事、美國同事,世界的很多角落,都有我們的員工。成長如此之快,很多新同事恐怕都來不及理解獵豹是怎樣一家公司,以及她將要成為怎樣一家公司。

    我想了想,就用三個關鍵詞,總結一下過去我們經歷的點點滴滴。

    第一個關鍵詞:奮斗。

    有個同名電視劇叫《奮斗》,名字很好,帥哥靚女,青春勵志。但看了開頭,我就看不下去了。作為一個奮斗者,我覺得它應該改名叫享受,而不是奮斗。主角都開著名車,突然某天做了一個好案子,被人相中,從此輝煌騰達,開始了美好人生。

    事實上,奮斗不是這樣的。奮斗是一個極其困難的過程。

    有時,我會問自己:如果早知創業如此艱難,重新再來一遍,你還會不會選擇創業?

    我自己心里會打一個問號,因為有太多無法想象的困難。最近讀一些書,我發現毛澤東蔣介石這些名人,都非常推崇曾國藩。他出身貧寒,此前五百年家族沒有出現一個達官貴人,直到他爸爸考了17次才考中一個秀才。所以,曾國藩出身卑微,資質又甚差,40歲之前,幾乎無所大成。

    但很重要一點,正因為這樣的人,才值得學習。歷經世事更迭,這些人身上體現出來的精神,才值得我們每個普通人去體會。我們會在心里想,自己也有可能像他一樣出身不好,但在遇到困難時,依然有可能通過不懈努力變成一代名家。我覺得,這才是曾國藩真正激勵我們的東西。

    從另一個角度說,獵豹過去六年,也正是這樣一個故事的縮影。

    我經常提學渣思維,經常被新來的學霸高管嚴厲批評。但真的得說,獵豹這家公司一開始的創立,就起源于草根。

    我2001年進入北京,存折里面只有400塊錢,寄宿在一個北航同學的宿舍里,兩個男人擠一張床。后來,他被我擠到隔壁宿舍去了。我成天騎著自行車去北大附近找工作,但,還是找不到。因為一上來就問學歷,讓寫代碼,最后不得以做了產品經理

    這就是我的經歷。還有一個人的經歷,大家可能知道比較少,我們公司聯合創始人兼總裁徐鳴,號稱哈工大碩士畢業,當然也是哈工大畢業:)剛到哈爾濱的時候,連普通話都不會說,也聽不懂。他是一個農村孩子,上大學之前沒坐過火車。

    還有今天正在給法國員工大講企業文化的一個女漢子,叫肖潔。她也是公司最早的創始人之一。我一直嘲笑她專科畢業,后來她在人大買了一個,不,考了一個本科文憑。大家還聽過有一所大學叫景德鎮陶瓷學院么?這是中國唯一的一所陶瓷高等學校,就在我出生的36無線電廠附近。后來我才知道,原來有個人是從這兒畢業的,跟我關系還很好,也是公司的聯合創始人,他叫陳勇,現在負責獵豹的海外工具應用。

    獵豹有很多這樣的故事。

    真正的奮斗是怎樣的呢?真的不是有一天,你突然在廁所里遇到一個貴人,他給你投了一大筆錢。也不是說,有一天你寫了一份好的報告,給老板看見了,從此,飛黃騰達。

    真正奮斗之艱苦,沒有真正經歷過創業的人,是難以想象的。

    今天看到很多創業者,于我心有戚戚焉,我都想勸他別創業了,因為真的是九死一生。我還記得那個時候,徐鳴到淘寶去找二手服務器,發現比一手能便宜幾千塊。然后,我就跑到中關村市場,一個人開著輛奇瑞風云小車,把那個二手機器扛到車的后備箱,再開車去廊坊,裝到機柜上去調試。

    我還記得,那個時候,我們在紫金豪庭的“鬼屋”租了一個兩居室,一屋子人坐在里面,一推開門,一股臭腳丫子味兒。我招聘的人中至少有兩個,本來說的很好,要跟我們一起奮斗,推開門一看,下午就走了。

    當時雷總說,我們一起來做安全吧,把金山毒霸和可牛合并。當晚決定一出,立刻就在北京找了二十幾個同事說:我們要飛珠海開發一個項目,明天就走,晚上回去收拾行李,三個月后再回來。當然,絕大部分人被“騙”了一年才回來。

    由于北京人力不足,后來我們又到珠海忽悠了二三十個骨干,說一起來北京做三個月,但基本都是有長期作戰的心理準備來的。所以,以后公司說出差三個月,你們別信:)

    如果再往前看,雷總也不斷跟我講:1996年是金山軟件最困難的時候,上只有15萬,差點發不出工資。通過艱苦創業,雷總把金山從一個瀕臨倒閉的企業,做到了今天中國軟件業的旗幟。

    所以,獵豹過去六年,其實就是奮斗的六年。一群不怕死、不服輸的人共同奮斗的六年。我們不僅有艱苦的經歷,還面臨巨大的壓力。最困難的時候,整個行業都認為我們是騰訊的鐵褲衩、馬前卒,別人的炮灰。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你們就是一個棋子,你的任務就是打響一個集結號,還有很多更貶低的話。從個人到公司,對我們全面圍追堵截。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了《指環王》里的情節:甘道夫打炎魔,摔下懸崖,粉身碎骨,復活后,從灰袍巫師升級成了白袍巫師。我在想,每個人奮斗的歷程,都是如此:置之死地而后生。

    我不覺得自己有多大優點,但有一點,好像堅忍度挺好。我好像從未想過放棄,應該說,根本就未想過這場仗輸了會怎樣。因為我覺得,想這個事情沒有意義。只有把當前的事情做好,我們才有可能通過奮斗和努力獲得成功。

    正是在幾乎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況下,獵豹今天成為了中國互聯網的一個另類,甚至是某種旗幟。前不久,我跟經緯系公司去俄羅斯考察,有很多CEO,我們去見俄羅斯最大的兩家互聯網企業。見完以后的第二天,他們其中一家CEO單獨約了我開一對一的早餐會。張穎說,你看我們來考察的CEO里面,有很多市值比獵豹高的,但為什么不找他們而要單獨約你呢,就是因為獵豹的全球化是獨一無二的。

    所以,過去六年,正是這樣一群獵豹人,在困難面前不言敗的精神贏得成績。也有運氣在,但核心是精神,我們挺過來了。按理說我也老大不小了,但每次看到一些激動人心的場景,還是特別容易流眼淚,包括女排奪冠的時候。

    我的感動,是因為我能體會他們那份艱辛,我能體會那份不被所有人看好和嘲笑時,還在奮斗的那種艱辛。大家都只看到他站在領獎臺那一瞬間的閃光,卻很少想過那個過程所經歷的種種困難,因為“成王敗寇”是這個社會很現實的一句話。

    在女排奪冠以后,我看了很多郎平的文章。她離開中國女排后,出國,一個人出走,連份麥當勞都買不起,一點一點走出來,一點一點為自己的排球事業去努力。最困難的時候,接手中國女排。甚至,當年帶領美國女排時,被所有人罵為賣國賊,她還在堅持著自己的排球夢想。我當時就是熱淚盈眶。

    我經常講同理心,因為你以前經歷過,才會知道這份奮斗的不易。不管今天獵豹遇到什么樣的困難,我們能在六年的時間,走到今天這樣的規模,這個底層的精神從來沒有丟失過。盡管今天有各種各樣的PPT公司、各種各樣的成功學,但我相信,沒有奮斗就沒有有意義的人生,也沒有與眾不同的人生。這一點,從來沒有變。

    雖然奮斗,不一定會成功,但不奮斗,你肯定無法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第二個關鍵詞——簡單。

    獵豹今天已經有一定規模,雖然有很多組織構架上的問題,也遇到了發展中的陣痛,但可貴的是——我們還在保持著創業時的初心。

    我和徐鳴出來創業時,當時就想能不能用一個簡單的方式,去構建一家自己喜歡的公司,能不能相信一群簡單的人也能做成事情。這是我們一直以來秉承的原則。

    當年雷總找到我們,說能不能把兩家公司合并。那時公司剛剛創辦,大概五六十人,金山毒霸大概四百人。我在想,用什么去判斷,能不能保證做成這件事情?

    我就說,去一趟珠海,咱們開一個會,討論一下產品,給出點建議。然后,我們就開始討論產品。討論產品的會議當中,就覺得坐在會議桌的一群人,都是一群非常簡單的人。大家都在很癡迷的討論這個產品,也不是想你是一個外人,你為什么要跟我們說這個,大家都是很渴望的眼神。

    會議結束后,我給徐鳴發短信說,這幫人太簡單可愛了,我們就干吧。

    這中間有非常非常多的要去考慮的因素,不管是管理控制,還是文化的,還有利益。在這個時候,我就把它歸結為一件事情——我能不能找到一個相對簡單的團隊,用簡單的方式一起干活。

    想通了這件事情以后,我對所有的事情就不再去想。所以,這個方式一直貫穿獵豹發展的整個過程。

    在臺灣開辦公室的時候,我跟大家說,獵豹要做一個簡單的公司。我希望大家能夠真正理解這樣一個公司——你們覺得對的事情,你們就去做。這種簡單的信念,不僅僅體現在我們融合的文化,也體現在我們產品的文化。獵豹過去這么多年,做出一點點事情,就是不斷尋找簡單的點,找到那個一擊即中的點,今天依然沒有變。

    我們當初就是找到了一把小刷子,刷遍了全世界。最困難的時候,就要找這么一個點把整個公司塑造起來。今天我們一樣可以找到這樣一個點。我希望每個人都能因為一家公司倡導簡單,也能簡單的工作。

    有時候,我們身邊有太多繁雜的信息,如果這個時候誰能站出來,把復雜的東西簡單化,誰就開始變得不一樣。簡單的企業文化,簡單的做產品的思路,能讓這家公司變成很多簡單人的聚合體。

    當然公司到了一定規模,怎么再找到一個簡單的點,是我們現在面臨的題目。但,我相信萬變不離其宗。我們要找到這家企業真正賴以生存的簡單文化。讓每一個人,都能保持簡單的思考。

    第三個詞叫——夢想。

    我在想,我當年來北京,有一個模糊的憧憬,我覺得我能做成一件事情。但,我從來沒想過能創辦一家公司。當年最艱苦的時候,我在想我能讓家公司活下來,但我從來沒有想過我能在美國開展業務。所有這一切的源頭,都來自于第一次去美國感受到的沖擊。

    我曾經多個場合提過,我在30歲前有三個愿望,其中一個愿望就是去美國走一走看一看。這個愿望一直沒實現,直到33歲我第一次去美國。走在大街上,我在想:為什么作為一個兩百年歷史的國家,有如此燦爛的科技,能不斷引領這個世界往前?

    我覺得最核心的一點——就是他們能夠think big,能夠有一個偉大的夢想。

    當我想清楚這個問題,我就反過來再想,能不能真的給獵豹這家公司樹立一個夢想?但,坦率地講,當時我們更多的是從地域上看到這樣一個夢想,所以我們開始了國際化。這個夢想從最開始一點點萌芽,最后變成了整個公司的一個方向,直到變成了今天整個行業的一面旗幟。

    大家都知道,我的英語不夠好,曾經勵志攻克英語,但現在也只能簡單交流。這,并不影響我們實現夢想。不管現在困難有多大,只要有一個好的夢想,它就像一個燈塔,即使航行在漆黑茫茫的大海,浪很大,只要燈塔在,你就知道,你會往那個方向去。

    我覺得,我在30歲以后,給自己的人生,也是獵豹成立兩年以后,找到的最珍貴的東西,就是夢想。

    反觀我們小時候的教育,我認為很少有真正所謂的夢想教育,更多是技能教育、成長教育。你完成一道好的作業題,做一份好的工作,然后好好嫁人,好好生個孩子,這就是人生。人生需要的是穩定,不需要有不一樣的夢想。當你說出一個不一樣的夢想的時候,一般都認為你瘋了。

    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缺失。

    正是這種缺失,才導致今天,我們在很多地方,不斷去模仿,不斷去跟隨。我認為,獵豹過去三年以來樹立的全球化夢想,讓我們真正從一家能夠活下去的互聯網公司,變成一家有個性的互聯網公司,變成一家能夠凝聚人的互聯網公司,也成為了我們找到下一個更大夢想的起點。

    更重要的是,這家公司愿意把夢想分享。

    想起來,獵豹當年為什么源于金山毒霸呢?當時雷總找到我說,金山是怎么傳承過來的?金山就是在20多年前,有一個叫張旋龍的人創辦的一家公司。后來他發現,這家公司需要找到更優秀的人才,他就把公司一半的股份給了一個人,這就是當時非常有名的程序員求伯君。然后,求伯君在公司需要找到更多優秀人才的時候,招了一個大學生,這個大學生叫雷軍。這三個人在金山創業的不同階段,都做出了巨大貢獻。先是張旋龍牽頭,然后交給求伯君,2011年求伯君退休,再交給雷軍,做了很好的傳承。

    這三個人就是金山三個創始人和前三大股東。雷總說:傅盛,我希望獵豹能把金山這種精神傳承下去,把獵豹真正變成一家不斷找到自己夢想、分享自己夢想的公司。

    這一點和我自己的人生哲學非常契合。

    辦公區里掛過一句話叫:一起去看最美的風景。其實,這就是對人生夢想的分享。這就是不僅獨樂,且要眾樂的一種方式。也許因為一家公司創業,總有風險,總會遇到挫折,總不可能一帆風順。所以,我很少去許諾你在這家公司一定能夠拿到什么、一定能夠收益什么,但我唯一能許諾的是,你能分享這里很多人的夢想。

    我希望把更多的利益能夠分享出來。雖然股價不好,大家體會不多,但我要說,我們分享的精神會不斷傳承下去。不斷為獵豹找到更多的小獵豹,在組織架構上不斷延續分享夢想的方式。

    上市只是成人禮

    奮斗、簡單、夢想,印證了獵豹過去的成長經歷。但僅僅有此,是不夠的。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一直想,公司沒有上市多好,我會多么快樂地做著產品,不為一個個數字所累。因為從公司的基本面看,6億多月度活躍用戶、每個季度的收入增長,無論從那個角度講獵豹都是一家很優秀的公司。但,當公司上市,它就變成一個透明的實體。它的股價,就成了大家評價你的簡單粗暴的標準。

    坦率講,當年我沒有抗拒誘惑,認為上市是成功的標志,選擇了快速上市。結果上市以后,發現帶來的壓力的確非常大。

    后來我想,上市到底對我們意味著什么?真的意味著成功嗎?我最后找到一個詞——成人禮。它并不標志這家公司到了一個多么大的高度,也并不代表這家公司從此就會一帆風順,它只是代表這個公司變成了一個成年人,它有機會活下去。

    到了今年,尤其第一季度發財報,股價跌了20%。開完董事會后,我一個人留在澳門。我在想,這個事情為什么會發生在我身上?為什么有一天會遇到這樣的狀況?那天晚上我很郁悶。

    幾天里,我都在不斷思考這個問題——這件事為什么發生在一個如此年輕朝氣、并且努力奮斗的公司身上?

    后來,我終于讀了一本書叫《活出生命的意義》。作者當年進過奧斯維辛集中營,他所有的親人都去世了。集中營里的所有犯人,隨時都面臨可能死去的狀況。這個時候,他得到一個非常大的啟發就是——人生真正的本質不是希望,而是意義。人總是會死的,希望總是會破滅。但,只要你認為你人生的每一天都是有意義的,你才能夠去面對你經歷的所有苦難。

    坦率地說,獵豹上市后,曾讓我們有一段時間專注在股票和市值,忽略了獵豹真正的使命。過分的收入導向,也讓我們在產品和組織結構上注意力不夠,忽略了潛在的問題。而現在的這一次股價跳水,不正是讓我們放下包袱的最好機會嗎?

    也許極少的公司有過我們這樣的經歷。六年前不斷努力奮斗,做成一家國際化的公司,正當高歌猛進的時候,遇到了一些不可控或上市以后的迷茫。其實我在想,別的公司沒有這樣經歷過,反而你更容易持續成長。

    也許,每一次的成長,都需要你不斷去蛻皮,不斷去否定自己的過去。

    本質上,它和六年前我經歷的對手抹黑、打擊沒什么不同。為什么我會經歷這些呢?如果你不把它看成是打擊,而是一種給予和禮物,你會發現你經歷過很少有人經歷過的這種痛苦,你就能成長更快。

    反過來想,這是一個成年禮。

    馬云當年說,如果一個偉大的公司,不死過兩三回,是不可能偉大的。包括小米,遇到各種詆毀的時候,為什么如此堅挺。一家公司,前進的過程中總會摔跤,摔得早,就學得早。很少有一帆風順。核心是——你如果認知到自己經歷的每一件事都有意義,你就更可以去重新思考。

    從更大程度上來說,這對獵豹是一件好事。對所有經歷的人來說,也都是一件好事。當然在這個過程當中,會有很大變化。

    忘記過去

    一個人最難的是忘記。

    我們能不能忘記過去所謂的榮耀?這和你有什么關系呢,它都發生在過去。不管獵豹上過市,不管國際化做成什么樣,它都只屬于過去。也不管今天遇到多少困難,那些困難和今天要做的事情,并沒有什么真正的聯系。

    我總在想,為什么今天大家反而變得憂國憂民,反而變成充滿疑問和質疑呢?如果真的把時間往回拉一年,它會比我們在紫金豪庭那個小屋子里更困難嗎?那個時候是這個月發完工資,下個月就沒有了。它會比我們在珠海一起尋找這家公司出路更困難嗎?那個時候是每個月收入往下降,每個月都有重要的人離開,競爭對手不斷窮追猛打。最慘的時候,一個月大概只有七八百萬的收入,今天每個月收入好幾個億。如果說人才,今天獵豹的人才厚度,遠遠大于兩三年前。昨天我跟同事講,過去半年我招的博士數量,遠遠超過過去十年可能見過的博士數量。

    所有這些都是因為——我們只記得曾經多么了不起,今天遇到多少多少困難。這艘船,雖然遇到一點問題,但它已經是一個有甲板的船,已經有很多船員和水手。這個時候的能量比以前不是強大1倍2倍,而是5倍10倍。核心就是——我們想好自己要干什么。

    所以,我提了一個詞叫再創業。

    再創業

    我曾經說過,公司有一個問題叫上市太早。公司核心業務沒有特別強壯之前,太早上市,導致過早追求財報。等到真正上市以后,才理解很多人說被華爾街綁架。

    但,今天我不這么說了。

    因為,我認為上市無所謂早晚。上市只是前進中一個腳印而已。沒上市,你可以把這個事情先做好。上市后,一樣可以把這個事情做好。影響你的不是上市,還是不上市,影響你的是自己的心態。

    想要把一家公司做偉大,與上市有什么關系呢。

    只要我們能夠找到自己的核心實力,重新創業,我們會比任何一家創業公司都更有套路。對于我們來說,六周年只需關注,怎么找到自己的使命,能不能讓獵豹變成一家十年后還很牛的公司,二十年后還與眾不同的公司。

    我覺得,每一家公司都有自己獨特的使命。它是創始人培育的,但它最后會變成一個共同體,變成很多人夢想的共同體。就跟你的孩子一樣,從小和你長在一起,但總有一天,它會變成一個獨立的人。

    喬布斯已經過去了好幾年,但蘋果的使命一直沒有停歇過。通用作為那個時代的公司,有著遍布全球的產業,一代又一代的領導人,為通用的精神和使命添磚加瓦。我真的希望把獵豹變成一家有使命的公司,能夠不斷為它的十年二十年發展去努力。

    人工智能是下一個風口

    去年年初,我開始思考整個行業下一個階段的發展機會。我慢慢發現,以前很多很困難的軟件技術,居然都被實現了,包括人臉識別、動作識別、輔助駕駛,后來我順著這個現象,看到了深度學習和人工智能可能潛藏的機會。

    人工智能就像互聯網是一個巨大的新浪潮。有人定義,整個社會歷經的三大浪潮——工業化、信息化和智能化。這個定義非常精準。

    今天,我最擔心的是什么?是我們看待人工智能,就像當年的傳統企業看待互聯網一樣。不就是一個網頁嗎?不就是一個APP嗎?

    人工智能不是簡單的一個神經網絡,也不是用一個新的函數替代一個舊的函數。人工智能是對整個產業重新的塑造,是對我們整個思維方法重新的塑造。

    它將現實所有物理事件產生的東西歸結于一個點——數據。然后,再把這個數據,用神經網絡的方式去認知和理解,達到過去所有算法無法企及的高度。我總結過一句話叫現象即規律。AlphaGo打敗李世石,這個現象的背后有個巨大的規律。

    AlphaGo是對過去傳統算法的碾壓,把過去圍棋的定式算法問題,轉換成黑白點的數據問題。它利用神經網絡超大規模的數據處理能力,去理解人類記錄過的圍棋數據,以及自己左右互搏產生的海量數據,在人類也不明白的情況下,一舉碾壓了人族。

    將人類過去癡迷的算法問題,變成數據和計算問題——這才是人工智能真正帶來的不一樣的東西。

    反過來想,今天獵豹就站在一個巨大的風口。我們以前老講大數據,但這種大,到底多大,工具數據是不是真的和社交數據一樣多?人工智能出現后,幾乎把所有數據都能進行處理,也許它就真的變得與眾不同。

    當我們從這個角度去思考,獵豹今天所有數據價值都變得不一樣。我們真的有可能做一些我們以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我相信,很多同事還在想,我們有這個能力嗎?我們能不能真的做到你打開手機看到的就是你想要的新聞?以前我也很嘀咕。但,當深度學習出現后,它更多的把這一切變成了數據問題,我們就一定能找到解決的路徑。

    我曾經說過——人工智能,不僅是我,也是獵豹的下一個勝負手。

    新的使命:Make The World Smarter

    我們的新使命——Make the world Smarter。我們要讓這個世界變得更聰明,當然第一步是要讓手機變得更聰明,不僅是更快更安全。當你處在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打開手機時,獵豹就會給你喜歡的內容。我們一定要有這樣的使命,用技術去完成整個業務的構建。我會營造一個平臺,讓更多熱愛技術的人,變成獵豹的中堅力量。

    過去十年,互聯網以一個成熟的通信技術,完成了對產業的變革;今后十年,人工智能有機會為像獵豹這樣有六億月活用戶的公司插上飛躍的翅膀。

    這家公司的特質是什么呢?我覺得核心還是做產品、攻技術。我們不可能去搞什么O2O或互聯網金融。我們還是希望,用人工智能去實現獵豹未來十年二十年的一個新使命——讓世界變得更聰明。

    我們一定能夠抓住這個風口。

    忘掉過去,重新創業。秉承奮斗、簡單、夢想的精神,一起向前。

    查看 傅盛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網項目庫
    ·擁有獨立商鋪,免費發布項目!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關注創業,關注項目,每日精選各領域有趣文章。(微信掃描如上二維碼,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瑞彩祥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