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50cum"><acronym id="50cum"><u id="50cum"></u></acronym></em>

    <tbody id="50cum"><track id="50cum"></track></tbody>
  • <button id="50cum"></button>
    <em id="50cum"></em>
  • 瑞彩祥云瑞彩祥云官网瑞彩祥云网址瑞彩祥云注册瑞彩祥云app瑞彩祥云平台瑞彩祥云邀请码瑞彩祥云网登录瑞彩祥云开户瑞彩祥云手机版瑞彩祥云app下载瑞彩祥云ios瑞彩祥云可靠吗
    中國應盡快改變“負”債權國地位
    2019-04-14 全球品牌網  張茉楠

    請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第三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即將拉開帷幕,美國巨額財赤引發的債務問題以及作為美國最大債權國的儲備資產安全一定是繞不開的話題。一直以來,“中美經濟不平衡”,反映在經常戶上,就是美國巨額赤字與中國巨大盈余之間的不平衡。實際上,這種失衡更深層次反映的是債權國與債務國之間權利與利益分配上的嚴重失衡,中國實際上已經成為具有某種負財富效應的債權國。

    中國成長為債權大國的速度,比崛起為經濟大國的速度更快。2006年,中國成為繼日本德國之后的世界第三債權大國,并于2008年超過德國成為全球第二大債權國。根據美國財政部的數據,盡管中國已經連續幾個月小幅減持美國國債,但截至2010年底,中國仍以1.12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持有量,位居美國全球第一大債權國地位。

    然而,作為國際債權大國的中國,正面臨著不成熟債權國的種種困境。從結構上看,中國債權國地位是防御性的“官方債權國”(對外投資以儲備資產或官方貸款為主要形式),而不是主動性的“私人債權國”(對外投資以直接投資、私人性質的證券投資和其他投資為主體)。2009年末,我國對外金融資產34601億美元,外匯儲備余額為23992億美元,儲備資產占對外金融資產的69.3%。在對外金融資產增量中,對外直接投資增加2296億美元,證券投資增加2428億美元,其他投資增加5365億美元,儲備資產增加24513億美元,分別占對外金融資產的7%、7%、16%和71%。

    收益率上看,作為國際債權大國的中國卻陷入了“斯蒂格利茨怪圈”。所謂“斯蒂格利茨怪圈”,是指一些新興市場國家將本國企業的貿易盈余轉變成官方外匯儲備,并通過購買收益率很低的美國國債(收益率3%~4%)回流美國資本市場;而美國在貿易逆差的情況下大規模接受這些“商品美元”,然后將這些“商品美元”投資在以亞洲為代表的高成長新興市場獲取高額回報(收益率10%~15%)。這實際上是一種失衡的國際資本循環方式,它反映的是經濟全球化中金融霸權對發展中國家進行的紅利剝奪。

    此外,作為不成熟的債權國,中國無法以其自身貨幣進行放貸,因此,大量貿易順差帶來的是貨幣不匹配和儲備資產貶值的風險。與之相反,作為全球最大債務國的美國,債務不但沒有對其形成制約,反而成為美國維持金融霸權的工具。

    債權國利益大幅受損的危險因債務國債務規模不斷攀升,當前是該思考中國如何扮演美國最大債權人角色的時候了。中國要將作為債權國的金融權力轉化為國家政策工具,形成新的資本循環。

    一方面,中國要積極盡快建立發達的本土金融市場,擴張金融市場的深度和廣度,理順投資與儲蓄不暢的轉化機制,通過增加國民擁有財產性收入實現財富重整,進而實現“藏富于民、藏匯于民”,鞏固債權國的形成基礎并提高財富效應。

    另一方面,中國要減少債權投資,增加對外股權投資。盡管2010年的數據還未公布,但根據2009年國際投資頭寸表,2009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2296億美元,占對外金融資產的7%。而2007年、2008年的占比分別為4.8%和6.2%。這說明我國對外資產結構有了積極變化。中國要進一步主動調整對外資產結構,加大外匯儲備資產對海外兼并、海外市場拓展、技術升級、資源能源收購、知識產權項目的重點支持,以及對新興產業的股權投入,通過資本的全球戰略布局,將中國的資本優勢轉為制度、資源和投資的優勢,完成由被選擇者向選擇者的轉型,提高全球配置資源能力,尋求利益的重新分配。

    查看 張茉楠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網項目庫
    ·擁有獨立商鋪,免費發布項目!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關注創業,關注項目,每日精選各領域有趣文章。(微信掃描如上二維碼,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瑞彩祥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