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50cum"><acronym id="50cum"><u id="50cum"></u></acronym></em>

    <tbody id="50cum"><track id="50cum"></track></tbody>
  • <button id="50cum"></button>
    <em id="50cum"></em>
  • 瑞彩祥云瑞彩祥云官网瑞彩祥云网址瑞彩祥云注册瑞彩祥云app瑞彩祥云平台瑞彩祥云邀请码瑞彩祥云网登录瑞彩祥云开户瑞彩祥云手机版瑞彩祥云app下载瑞彩祥云ios瑞彩祥云可靠吗
    中國經濟會“滯漲”嗎?
    2019-04-14 全球品牌網  管益忻

    請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上半年以來中國人心態上的十大糾結

    政府要減緩經濟發展速度,要慢,有人質疑:這是否會導致中國經濟滯漲”。本人以為,當下中國更應關注因人們心氣上的“滯漲”,即心態之“糾結”,這種種的“糾結”正在吞含著中國民眾的幸福指數

    第一個“糾結”,原來的事實上的“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它只管數量不管質量,以致在宏觀、微觀均問題嚴重!武漢長江三橋,建成后,十年間維修了33次,你說這是“快”還是“慢”?這是大大的浪費,還有什么“橋糊糊”,“樓歪歪”等等問題之嚴重程度一再創下歷史新高!

    第二個“糾結”。這些年來,如果說速度的確不慢,但僅管投資,不顧消費,投資一個億,這就是一個億——凡是投資上去了,GDP就是上去了(官員們的政績就上去了!)可消費、物價、老百姓生活呢?相比之下老百姓生活“慢了”一大截子啊!

    第三個“糾結”。只圖生產發展上的快,忽略職工生活漲的慢。有的行業、企業職工工資多少年不變,職工工資的實際增長趕不上GDP的增長。

    更深層內涵還在于:忽略了一個極大的問題,即多少年來,我們在講投資、講資本時,只講物質的、設備的,至于工人的技術資產根本沒有進入決策層的視野,他們同樣應當得到回報的。

    第四個“糾結”。人們每日每時都得吃、得喝、得穿、得用——得購物,可是假冒偽劣滿天飛,使得人們“兩眼一睜,氣到熄燈”,相當部分官員們總是同GDP“談戀愛”,認為它是政績,不斷的施以最愛。有人說,豬肉漲價16元一斤,每日給工人補2元,就是“經典”一例。

    第五個“糾結”。在既往的“極左”年代,人們曾擔心“衛星上天,紅旗落地”。而今天,倒有“GDP上天,道德人倫落地”了!人們只要能得益,什么壞事,什么傷天害理的事都干得出來。為一點蠅頭小利,親生兒子拿刀刺向生母,這是何等的可怕、可恨、可憎、可惜的世象啊!

    第六個“糾結”。發展速度問題,年初,人們曾擔心經濟發展慢下來會引起滯漲,現在看來也許不至于。很多國際、國內知名的經濟學家認為不至于。很大程度上已形成泡沫的房地產,現在似乎真的要走向降溫的“拐點”了。前些日子,也有股人認為藍籌股被大大低估了,看樣子要高估。但是必須明了,這個問題尤其要看我們的企業轉型到底怎么樣了!君不見,大部分國有企業遠未轉過來,真正轉過來的可能連三分之一都不到,比如說,即使像聯想這樣的旗艦企業至今也還沒有真正徹底地轉過來啊!

    第七個“糾結”。國際資本的流進流出問題。去年下半年,部分國際資本一看中國經濟“要出問題”就流走了。可從去年12月份到今年3月分,有人估計至第一季度大概45億美元——從4月初又流回來了,這是一個好形勢,可是問題在于如何使他們在中國較平穩而持續地發展呢?

    第八個“糾結”。中國的物價真的能剎住嗎?現在我看西紅柿是沒再往上漲,可香蕉昨天是4塊錢一斤,現在國家老是在搞一些小動作,行政強制,反正人們看到,食行業,北京市摁著他們不許漲,對四個大一點的國有企業下行政命令。現在看來,也許行政命令是不能完全取消的,市場調節不是萬能的,可行政調控也不是萬能的,行政調控現在從西方來看是對新自由主義、凱恩斯主義太迷信了,教條的亞當·斯密,搞完全的市場化、泛市場化也是行不通的,當然像中國傳統那樣完全行政調控也是不允許的,我們之所以改革也是為了克服這一點。

    第九個“糾結”。一段時間內一些地方把農民都趕上樓,把他的地挖過來,弄得怨聲載道,很不好!但是話又說回來,也的確有一部分地方財政困難,原先靠樓市,現在樓市一壓沒錢了,怎么辦?不過,無論如何你不能逼農民,逼農民到頭來你要付出更為慘重的代價的!

    第十個“糾結”。農民工回鄉,東部招工難的問題凸現。這些年來,人們所說的人口紅利這話并不準。從直接創造財富視角來說,應該是勞動力紅利,這又主要以農民工紅利為主,這種紅利似乎正在逐漸在消失,怎么消失?一個是他家里需要他,回家創業,不要再漂在大城市里了;二是勞動力要提價,要漲工資,這就意味著勞動力紅利這一塊要消失,原來是廉價勞動力,現在蒸發一塊,三是物價上升,每個人都要穿衣吃飯,意味著勞動力價格上升,勞動力價格上升帶來企業的一些困難,現在工人、老板之間處在一個膠著的狀態。同時,它帶來了物價的上升和反彈,形成一種新的博奕關系。現在看來,也許這樣一個博弈關系下物價不至于上漲太快,中國的國情不像西方那樣,不存在什么劉易斯“拐點”。劉易斯拐點就是像最初的羊吃人那樣,農民破產,然后流入城市,流入城市到一定程度,勞動力供應過大,就業困難,出現滯漲的問題。中國不是這個情況,中國來回的勞動力都有,主要的是這個問題。

    總而言之,老百姓最怕滯漲,眼下似乎,中國共產黨的執政能力是很強的,相對來說,日本就不行,菅直人內閣這次在應對地震海嘯救災面前就很困難,很多日本企業在本土的生產停下來之后,靠海外的基地加強生產維系,這也可算是“離岸經濟”吧。

    查看 管益忻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網項目庫
    ·擁有獨立商鋪,免費發布項目!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關注創業,關注項目,每日精選各領域有趣文章。(微信掃描如上二維碼,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瑞彩祥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