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50cum"><acronym id="50cum"><u id="50cum"></u></acronym></em>

    <tbody id="50cum"><track id="50cum"></track></tbody>
  • <button id="50cum"></button>
    <em id="50cum"></em>
  • 瑞彩祥云瑞彩祥云官网瑞彩祥云网址瑞彩祥云注册瑞彩祥云app瑞彩祥云平台瑞彩祥云邀请码瑞彩祥云网登录瑞彩祥云开户瑞彩祥云手机版瑞彩祥云app下载瑞彩祥云ios瑞彩祥云可靠吗
    鄂武商:控制權之爭的經典案例
    2019-03-30 全球品牌網  付明德

    請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鄂武商股權之爭:控制權之爭的經典案例

    一、股權之爭,你來我往堪稱經典

    8月3日,武漢武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鄂武商)的第一大股東武漢商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武商聯)公布了《武漢武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要約收購報告書摘要》,武商聯和其一致行動人武漢經濟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武漢國有資產經營公司無條件向除收購人和武商聯的其他一致行動人以外的鄂武商全體流通股股東發出的部分要約收購,擬收購鄂武商A合計不高于25,362,448股股份,占鄂武商全部股本5%。若該要約收購完成,武商聯和其一致行動人將持有鄂武商34.99%股權。停牌多日的鄂武商股票也于當日復牌

    對于要約收購的目的,武商聯對外宣稱是“為進一步增強對公司的影響力,更好地促進公司發展,并看好公司未來的增長潛力”。后兩項理由雖然“冠冕堂皇”,但不過是陪襯而已,并非真正的目的。而“為進一步增強對公司的影響力”,才是此次要約收購的真正目的。所謂增強影響力,說白了就是與鄂武商的第二大股東浙江銀泰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銀投”)爭奪第一大股東的地位。

    這是中國證券市場上首例因股權之爭而觸發的要約收購事件,自然引人關注。要約收購只不過是兩個大股東經過多個回合的較量使“劇情”進入到另一個階段而已。而此前的“劇情”,可謂精彩紛呈,更加值得回味。

    2011年3月28日,浙銀投通知鄂武商,稱其在二級市場增持公司 477,187 股股份,加上浙銀投兩家關聯方已經持有公司的股份,三家合計持有的股權占公司總股本的22.71%,高出武商聯0.02%,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然而僅僅過了一天,武商聯就與與持有公司600,000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 0.12%的武漢經濟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經發投”, 經發投),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約定在鄂武商所有對董事會的安排和股東大會表決等決策方面保持一致,成為一致行動人。如此一來,武商聯及其關聯方、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的股權占公司總股本的22.81%,以高出浙銀投0.1%優勢,重回公司第一大股東的位置。

    隨后,浙銀投繼續在二級市場上增持鄂武商的股票,于2011年4月6日通知上市公司,稱其在二級市場增持公司5,663,433股股份,加上其關聯方已經持有的股份,三家合計持有的股權占公司總股本的23.83%,再次躍升為第一大股東。而武商聯如法炮制,于4月8日與與持有公司6,005,234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1.18%的武漢開發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開發投”)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成為一致行動人。此役,武商聯及其關聯方、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的股權占公司總股本的23.99%,以高出浙銀投0.16%的優勢,再次保住公司第一大股東的位置。

    浙銀投不甘失敗,三天之內增持公司3,312,085股股份,與其兩家關聯公司合計持有的股權占公司總股本的24.48%,再次成為第一大股東,并于4月13日通知上市公司。而武商聯依舊如法炮制,于4月13日當日,與持有鄂武商股份的四家公司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成為一致行動人,再次以持股24.52%、高出浙銀投0.04%的優勢保住第一大股東的地位。

    與前次一樣,鄂武商于4月14日公告停牌。其理由有兩點:核實第一大股東是否變更;公司第一大股東武商聯擬策劃公司重大事項。4月19日,鄂武商接到武商聯的通知,公司大股東武漢商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正在籌劃重大資產重組事項。公司股票繼續停牌。此后,鄂武商每周公告一次重大重組進展情況,稱“重組方案涉及重大無先例資產重組事項”,“重組的相關方案尚在論證中,重組方案尚存在不確定性”,為維護投資者利益,公司股票繼續停牌。

    6月8日,公司還依舊繼續以前述理由公告重組進展情況。而6月9日,鄂武商卻發布公告,宣布“中止策劃本次重大資產重組。本公司股票將于2011年6月9日復牌”。6月9日,武商聯及其關聯方、一致行動人通過證券交易所的集中交易和大宗交易方式,共計增持公司股份25,362,506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至此,武商聯集團及其關聯方、一致行動人累計持有公司150,499,260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9.67%。

    7月15日,鄂武商再次發布停牌公告,宣布“截至2011年7月14日下午收市,本公司第一大股東武漢商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及一致行動人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本公司股份后,持股總數已達到152,174,512股,占本公司總股本的29.99%,武漢商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及一致行動人擬繼續增持本公司股份,根據《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及相關法規,武漢商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及一致行動人應當采取要約方式進行增”。公司股票因觸發要約收購于當日停牌。

    二、合規還是違法?

    鄂武商兩大股東的股權爭奪戰可謂是一場沒有硝的戰爭,整個過程你來我往、十分激烈。但采用的方法卻不新鮮,不外乎是浙銀投通過二級市場增持股份、持股比例超過武商聯,武商聯通過尋找一致行動人再奪回大股東的寶座,然后武商聯再進行增持。按理說這兩種方式均是在規則范圍內實施的行為,各方均應不持異議。然而,事實并非如此。5月18日,武商聯的一致行動人武漢開發投資有限公司以“以浙江銀泰投資有限公司違反我國外資收購上市公司的法律法規、在二級市場違規增持公司股份為由”,將浙銀投告上法庭。浙銀投這家企業類型為臺港澳獨資、行業為投資與資產管理外商投資企業,屬于不屬于外國投資者?其在二級市場購買A股股票,是否違反《證券法》和《外國投資者對上市公司戰略投資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無疑成為焦點。目前該案正在審理之中,答案要等法院的判決來確定。

    而浙銀投對武商聯更是提出了嚴厲的指責。7月1日,針對在6月28日股東大會上現場被剝奪發言權,浙銀投發表了一封公開信,信中的矛頭直指武商聯。對于為了核實公司第一大股東是否變更而一次次停牌和武商聯的無先例重組而致公司股票長時間停牌,浙銀投提出了強烈的質疑。與此同時,浙銀投將鄂武商的董事長、武商聯及其一致行動人、中介機構告上法庭。看來表面上在規則之內的較量實在是波譎云詭。

    三、紛爭的實質:控制權之爭

    無論是武商聯還是浙銀投,均不諱言其目的是為了擴大或者鞏固在上市公司的表決權和影響力,因此次股權之爭在本質上是公司的控制權之爭。公司的控制權,首先體現在控制人對公司股東大會的控制,進而控制董事會的安排,從而控制公司的決策和經營管理。在現代公司制度下,由于實行資本多數決,因此,持股的多少,就成了能否對公司進行有控制至關重要的因素。武商聯和浙銀投股權的一次次此消彼長,就是為了實現此目的。

    然而,現代企業制度的基本原理是所有權和經營權的分離,從理論上來說,公司的股東不一定非要參與企業的經營管理,亦無須對企業進行控制,但現實中,為什么不斷地上演公司控制權的爭奪戰?是經營理念、經營策略之爭還是利益之爭?在本案例中,浙銀投給出的解釋是“把公司做好”;而武商聯的的解釋也是“更好地促進公司發展”,如此說來,二者的目標完全一致,不存在根本的分歧。如果真的是這樣,又何必非得要拼個你死我活?看來絕非如此簡單,紛爭的背后肯定包含著是各自的利益。

    不斷地紛爭不但會對公司的發展造成不利的影響,也會對公司的治理造成不利影響,盡管公司治理的核心是建立相互制衡的權力運行體系,然而治理的目的并不是為了制衡而制衡,而是為了保證決策科學,促進企業的健康發展。而股東共同出資設立公司,從根本上來說是合作,因而股東之間是在合作中的制衡,在制衡中的合作。而拼的你死我活的“制衡”,既無法進行合作,也不是有效的制衡,最終必然會給企業造成致命的傷害,因此,拋棄股東的私利而全心全意維護公司的利益,才是實現股東的利益最大化的唯一途徑。

    本文發表在《董事會》雜志2011年第9期。發表時題目被改作:鄂武商:蹩腳的控制權惡斗。在文字也有變動

    查看 付明德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網項目庫
    ·擁有獨立商鋪,免費發布項目!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關注創業,關注項目,每日精選各領域有趣文章。(微信掃描如上二維碼,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瑞彩祥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