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50cum"><acronym id="50cum"><u id="50cum"></u></acronym></em>

    <tbody id="50cum"><track id="50cum"></track></tbody>
  • <button id="50cum"></button>
    <em id="50cum"></em>
  • 瑞彩祥云瑞彩祥云官网瑞彩祥云网址瑞彩祥云注册瑞彩祥云app瑞彩祥云平台瑞彩祥云邀请码瑞彩祥云网登录瑞彩祥云开户瑞彩祥云手机版瑞彩祥云app下载瑞彩祥云ios瑞彩祥云可靠吗
    張昭:未來電影的商機是社交化
    2014-01-18 全球品牌網  楊曉音

    請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2013年是樂視影業在電影商業模式上的實踐年,也是樂視CEO張昭個人的豐收之年。從斬獲八億票房的電影《小時代》到獨攬導演張藝謀的創作版權,再到受資本方青睞獲得首輪融資2.5億元、公司估值達17.5億元,樂視影業一直努力實現電影電視生態格局的創新。

      作為擁有“互聯網電影人”“文創產業創新人物”名號電影公司的領導人,張昭認為,資本需要了解產業規律,現在市場還處于股價隨票房漲而漲的初級階段,這說明中國的投資界對于文化產業的深入了解還有一段路要走。但“再過十年,資本的要求會讓電影從一個行業變成另一個產業,到那個時候電影產業將完全顛覆你的世界觀”。

      談到未來五年電影行業的戰略機遇何在,張昭說將繼續致力于將互聯網環境下不斷更新的技術與文化更為有效地結合。“電影本身是生活的環節,我們這么多年把電影的娛樂價值從生活內容中剝離出來,現在要做的事情是通過互聯網把電影還給生活。國產電影的真正商機社交化。 只有使用社交化的傳播手段,才可以挖掘出影視產在娛樂性之外的社會性。”

      “電影產業將顛覆世界觀”

      《中國經營報》: 2013年,各路資本紛紛涌入電影行業,其中不乏非理性資本。你認為未來電影的投資回報率將如何?

      張昭:資本非理性很正常。不過所有的資本都應該去研究跟中國電影產業有著類似結構的市場,分析產業的價值在哪里,電影產業現在還缺哪些東西。2013年華誼、光線、華策以及兄弟公司樂視網都并購了以內容輸出為主的公司,這些無疑是創業板的公司在內容板塊的延伸,以提供內容為主的公司將繼續擴大內容陣營,會減少對渠道的投入。中國的資本市場在未來6個月內會出現并購越多股價越漲的現象,這樣企業就可以用股民的錢再去并購,用資本把雪球滾起來。隨著IPO開閘,未來資本泡沫會被逐漸擠掉。資本需要去研究電影作為一個大眾消費產業的規律是什么。大部分人都是從電影觀眾的角度去看這個產業,這是一個業余的狀態,資本需要了解的是產業規律。現在市場還處于股價隨票房漲而漲的初級階段,這說明中國的投資界對于文化產業的深入了解還有一段路要走。

      《中國經營報》:目前,有這樣一種現象:評價“壞”的片子反而票房居高不下,群眾往往有種“逐惡”的好奇心,你認為什么是電影產業的終極評判標準?電影產業未來將如何對資本負責?

      張昭:首先,電影作為文化產業要對作品內容負責,所以在這個行業中獎項、影評,包括行業當中的一些評價體系是不可或缺的。張藝謀的《英雄》拉開了整個中國電影商業化的序幕。而《英雄》也很難用原來的評判標準來界定是“好”還是“不好”,但是它無疑是最具里程碑意義的影片,因為它身上開始有了商業基因,這個時候才開始有“對資本負責”的概念。

      其實在這個圈子里,我態度鮮明地反對“以所謂產品作為導向”。對消費者負責這個核心問題實際上一直在被忽視。當電影還是稀缺物品的時候,一個片子的票房好壞還是靠作品決定的。當大規模的資本進來,這個行業的第一標尺就變成了一個“產業”的標尺,因為資本市場的基本規律就是必須規模化,這是資本進來以后產業會發生的一個顯著變化,我們現在都可以看得見,再過十年,資本的要求會讓電影從一個行業變成一個產業,到那個時候電影產業將完全顛覆你的世界觀。

      《中國經營報》:如今,私募、銀行、地產商、PE各路資本瘋狂涌入電視電影投資。據我所知,《小時代》系列融資已經動用了城商行,未來電影融資途徑是否越發多元化

      張昭:我認為資本從哪兒來的不重要,關鍵在于是否有商業模式,是否可以可持續盈利。資本進來無非是看中了持續回報,因此多元化是件好事,但是資本將不會像之前那么“火爆”。實際上最近的幾起并購并沒引起股價飛漲,這側面證實資本市場對于這樣的概念炒作已經趨于理智。

      我一直認為企業純并購“內容提供公司”是在做加法,而并購平臺加品牌的做法才是做乘法。樂視是個平臺公司,2013年做10個電影,2014年可能做15個,但這些都是別人提供的。這些電影需要通過樂視打造的平臺來整合資源。我們和院線廣告商形成了合作,每年的用戶數非常可觀,如果這些用戶還同時使用“APP樂影客”,就可以產生聯動效應,把用戶導流到別的平臺產生巨大的附加值

      社交化和服務是趨勢

      《中國經營報》:根據WTO的約定,2018年中國將全面放開對進口片的限制。面對產業全球化的挑戰,國產電影該怎么辦?這個產業變大了,還是變強了?你認為未來五年電影行業的戰略機遇在哪里?

      張昭:中國現在電影投資回報率很低,只有20%的影片是掙錢的。電影院從2010年開始上座率在逐年上升。為什么?電影院越開越多,上座率自然越來越多,這樣一來,產業就變成啞鈴形狀,頭和腳越來越大,然后不斷降低投資門檻,督促支持大家建影院,不斷降低拍電影的門檻。可是我們的觀眾的實際增長數量嚴重低于影片和影院增長數量。拍片和開電影院都由投資驅動,兩頭就出現了“通貨膨脹”,演員成本越來越高,制作電影費用越來越高,地面租金、技術成本也越來越高,但是“腰”相對來講一直沒有壯大,“腰”就是渠道。終端、渠道、產品是構成產業的要素,中國電影最大的問題就是渠道非常弱。什么是渠道?在互聯網時代,就是說你得要保證消費者能夠用一切方法到達終端。有人問我你是出品公司、發行公司還是制作公司?我說我們都不是,我們就是營銷公司。

      《中國經營報》:2013年是中國電影作品集中爆發的一年,中國電影產業格局是否已經定下來了?未來是否會大洗牌,在細分領域企業的機會在哪里?

      張昭:中國電影制作公司有很多,但是在渠道領域只有一兩家獨大。行業格局最終由渠道決定,以及由渠道背后的媒體平臺決定。我們現在相當于好萊塢上世紀80年代末,那時候大的公司并購頻繁,出現索尼并購哥倫比亞,新聞集團并購福克斯等一系列經典案例。現在很有意思的是“愛奇藝”成立了電影事業部,騰訊做動畫片也有好幾年了,呈現一種產業融合趨勢。

      未來在電影內容方面不會有太大的門檻,郭敬明的成功已經說明了一切:一個天才作家,一個導演,一個劇本就可以拍出一部電影。但是再大的導演,再大的明星,再大的制作人都是長腿的(跟著好平臺資源走)。

      另外,十八屆三中全會里面說到“未來市場作為準則來配置資源,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電影行業就是典型的混合所有制經濟一部分,預計未來熱在于整個院線產業會有大的并購動作。現在47條院線很多屬于地方政府,現在有“公和公”之間的并購,未來還會有“私和公”之間的并購。中國如果出現幾條特別大的院線,市場狀況就會又不一樣,那個時候更多資本將會進來。

      《中國經營報》: 你在很多場合都提到未來的文化產業核心應該是服務消費者,電影產業是一種責任,那么未來“大樂視”的概念如何擔起這種責任?

      張昭:一個公司經營的財務數字很重要,但是從長期的資本持有價值來講,大家最后比拼的是商業模式。某一部片子出品完了,錢雖然掙著了,但明年呢,五年以后呢?互聯網賦予了文化產業更多去實踐和履行社會責任的機會,未來無論是移動互聯網還是超級電視的普及,都將給娛樂行業帶來不同以往的產業責任。如果說以往的文化產品只是單向生產和單向傳播,那么,在互聯網環境下,文化產品可以通過多屏渠道觸達到沉默的大多數人群,而在觸達的同時給了人們表達的機會。這才是目前文化產業的盈利破局點。

    查看 楊曉音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網項目庫
    ·擁有獨立商鋪,免費發布項目!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關注創業,關注項目,每日精選各領域有趣文章。(微信掃描如上二維碼,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瑞彩祥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