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50cum"><acronym id="50cum"><u id="50cum"></u></acronym></em>

    <tbody id="50cum"><track id="50cum"></track></tbody>
  • <button id="50cum"></button>
    <em id="50cum"></em>
  • 瑞彩祥云瑞彩祥云官网瑞彩祥云网址瑞彩祥云注册瑞彩祥云app瑞彩祥云平台瑞彩祥云邀请码瑞彩祥云网登录瑞彩祥云开户瑞彩祥云手机版瑞彩祥云app下载瑞彩祥云ios瑞彩祥云可靠吗
    海上風電:下一個創富爆發點?
    2011-10-16 全球品牌網  王趙賓 丁玲

    請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按照“十二五”規劃,陸地風電是穩步發展,海上風電是示范發展。示范就是不應該冒進,不應該爆發式增長。

    過去5年,井噴式的風電產業在國內上演。

    但不得不承認,風電產業快速崛起的背后,面臨著由研發投入不足導致的技術落后、設備產能過剩、重速度輕質量以及并網難等一系列問題。質量問題頻出,棄風現象也隨之出現。

    如何更好地發展風電?未來海上風電會不會再次出現井噴?本刊記者專訪了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能源學會會長倪維斗和全球風能理事會中國項目主任喬黎明。

    CEI:有人說,過去5年中國風電產業呈現了兩種狀態——迎頭趕上和浮躁,前者是相對于外國風電而言,后者更多地是中國企業自身出現的問題,應該怎么看待這兩個問題?  

    倪維斗:過去5年,中國的風電確實有了很大的發展,平均每年翻一番。兩三年前,我曾呼吁中國的風電發展應該放慢一點,穩步發展,但是根本遏制不住。因為國內風電根本沒有按照市場規律去發展。

    目前,傳統能源(如火電項目)審批時會附帶配套一些可再生能源。這就導致很多大型企業并不是看好風電產業的盈利潛力,而是為了發展傳統產業的需要而上馬。有的企業甚至只是為了圈地。同時,一些地方把發展可再生能源作為衡量政績的指標,風電裝機容量成了政府政績的“顯示器”。這就導致風電產業無序、過度和低質量的發展,已經建成的風電場運營效率低,發電量少。

    喬黎明:這幾年,中國的風電產業政策比較優惠,所以風電產業比較火,進來的企業也比較多,這是一個挺自然的情況,這也是產業發展肯定要經歷的一個過程。現在有80家風電企業,但是時間長了就會整合淘汰,最后精英留下來,就是這樣一個發展過程。 

    CEI: 當下,中國風電產業呈現了從陸地向海上轉移的趨勢,“十二五”期間,海上風電在成為各家企業爭奪焦點的同時,是否也將成為新一輪財富的爆發點?

    倪維斗:風電市場的主力還在陸地上,大量開發海上風電目前還沒到時候。華銳風電的海上風電項目運行這么長時間,從運營效果來看,也就60分,不給優惠政策肯定是要虧損。按照“十二五”規劃,陸地風電是穩步發展,海上風電是示范發展。

    示范就是不應該冒進,不應該爆發式增長。我認為海上風電200萬千瓦足矣。5年之內沒必要發展這么快,5年之后,會不會出現海上風電的井噴很難說。這要看成本、資源勘測以及腐蝕、維修等問題解決得如何,下一步再討論發展。

    喬黎明:這個還真不好說。只能說它是一個待開發的新領域。  

    CEI:現在,每一次海上風電招投標都備受企業關注,中標企業往往是央企,對很多民營風電企業不公平,這樣勢必擠壓他們的生存空間。怎么看待當前海上風電招投標這件事情?

    倪維斗:在風電場經營的絕對不是民營企業,民營企業不賺錢,進去干嘛。現在好一點,電價還是固定電價。除了風機價格之外,企業還要跟地方政府疏通關系,所以民營企業進不起。只有那些大企業能進入,但它們的目的并不一定是發展風電,更多的是發展其他電力所必須付出的代價。風電賺錢也好,不賺錢也好,大企業是不在乎的。對民營企業來說,即便中標,也不敢下手去做,因為做了就虧損。

    整機商和零部件企業,國內已經有80~90家,市場已經容納不下更多了,后來者根本沒有機會。中國風機的生產能力已經達到了3500萬~4000萬千瓦,按國內風電場的建設速度看,僅能接納每年1000萬~1500萬千瓦的裝機容量。從去年到今年,上市的風電企業不超過10家,他們都是排名靠前的企業,這些已經足夠多了。

    喬黎明:對。長期來看,風電產業的健康發展需要給民營企業更多的發展空間。投資應該盡量的多元化,這樣對產業的長遠發展是肯定有好處的。  

    CEI:有什么建議?

    倪維斗:要從風電開發到綜合規劃,包括風場選擇和布局、風能預測和調度、電力消納、電力輸出等整體考慮。技術和研發要搞上去,要抓住風電發展的前端,否則新能源仍然面臨被擠壓在低端的危險。買國外的設備、污染中國的環境、制造好的產品賣給別人,跟我們出口衣服、鞋子等沒有區別。“十二五”期間,我們應該不再是猛沖,而是要穩步轉變,這些都要花功夫進行研究

    喬黎明:希望政府能夠放開政策,能夠讓一些小企業有更多的機會。政府要有更多的扶植政策,讓這些民營企業一起進入這個產業發展,甚至還可以適當地在政策上給民營企業一些傾斜,當然不只是民營企業,還有外資企業——現在的海上風電不能讓外資企業進入,有一個限制:51%的中方控股。我覺得外資企業跟民營企業一樣,政府應該鼓勵他們進入這個行業,使投資主體多元化。

    CEI:如果給在海上試水的風電企業支招的話,你最想說什么?

    倪維斗:目前,海上風電面臨的問題還是比較多的,除了地基昂貴,兩倍于陸上風電的高造價外,在技術上也有很多問題——比如監控比較困難,大部件海上作業昂貴,腐蝕性難以處理等。在我看來,目前海上風電做示范可以,但大規模推廣是不應該的。

    喬黎明:風電企業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如何通過改善技術來降低度電成本。我覺得企業要做的還是要先搞清楚一些技術問題,而且要注意控制成本。從技術上講,海上風電技術還比較新。另外,如何降低電子單價是一個長期的課題,歐洲也是這樣。所以中國就更應該在這方面提高技術,提高發電的效率,降低電子單價。 

    CEI:有人表示,風電行業投資大回報低,這是否可以理解為風電企業之所以拼命上市,尋找更多資金支持的原因?如何看待風電行業投資大回報小?

    倪維斗:我們很多人已經忘記了發展風電產業的目的,反而是盲目地,或者是為了一些私利而去發展風電。實際上,從經濟效益上講,根本沒必要發展那么多風電。僅水泥行業2009年度全國余熱發電裝機規模已經達到1704.8兆瓦,年發電量達到232.26億千瓦時,二氧化碳減排量為2173.95萬噸,減排規模已經接近我國風力發電的能力。

    通過風電等可再生能源減排二氧化碳的成本是巨大的,而且需要長期的巨額補貼。搞可再生能源,我們花錢要花在刀刃上,爭取達到最大的效益,要對進入產業前沿和促進更大規模的自我持續發展有好處。

    喬黎明:大部分的新能源投資還是有一個長遠發展的、很可行的規劃的。也不是所有選擇上市的風電企業都是為了圈錢,很多企業還是很有遠見、很有作為,有長遠發展愿望和計劃的。我不太認同投資大回報小這個結論。


    加入全球品牌網項目庫
    ·擁有獨立商鋪,免費發布項目!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關注創業,關注項目,每日精選各領域有趣文章。(微信掃描如上二維碼,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瑞彩祥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